军事新闻

胡文辉?陈寅恪与胡适五题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 01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之一 恋爱是小事

吴宓和陈心一终成怨偶,说来话长,我就不说了。只说开始的时候,是陈心一托弟弟陈烈勋主动求婚,正留美的吴氏一时陷于选择困难。这个当口,吴在日记里录下了陈寅恪的几句话:

陈君寅恪云,“学德不如人,此实吾之大耻。娶妻不如人,又何耻之有?”又云:“娶妻仅生涯中之一事,小之又小者耳。轻描淡写,得便了之可也。不志于学志之大,而竞竞惟求得美妻,是谓愚谬。……”(《吴宓日记》,三联书店1998年版,第二册35页)

类似的意思,胡适也有。胡适早就提出过所谓“无后”主义 (《留学日记》卷六“波士顿游记”“再论无后”,卷七“近世不婚之伟人”,见《胡适日记全编》第一册,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),后来跟女友聊天时又有讨论:

与莎菲谈,她说Love是人生唯一的事;我说Love只是人生的一件事,只是人生许多活动的一种而已。她说:“这是因为你是男子。”

其实今日许多少年人都误在轻信Love是人生唯一的事。(《胡适日记全编》,第六册第5页)

在给朋友的信中也谈到:

近来最荒谬的言论是说恋爱是人生第一大事。恋爱只是生活的一件事。同吃饭、睡觉、做学问等事比起来,恋爱是不很重要的事。人不可以不吃饭,但不一定要有恋爱。学问欲强的人,更不必要有恋爱。孔德(Conte)有恋爱适足为他一生之累;康德(Kant)终身无恋爱,于他有何损伤?(《胡适给刘公任的信》,此据耿云志编《胡适语萃》,华夏出版社1993年版,186-187页)

陈、胡之言,显然很有一致处,可谓之“恋爱小事论”。我们不难想象,当日中国社会仍惯行早婚,而留学生作为适婚者,不免有婚姻的压力,而厕身异域,也有性欲的需求。陈、胡皆学问中人,自以学业为先,自然会压抑其婚恋的欲望,但欲望既难满足,必有或多或少的焦虑。则他们发为此论,自与其处境有关,带有克服焦虑的成分在内。

Power by DedeCms